夜间
落秋中文 > 一品丹仙 > 第九十二章 还有另一个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https://www.fdv2541.cn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宋毋忌于丹中遗书,留给了东篱子,书中别无他物,只有这三十六个天书文字,这三十六个字随灵丹飞入东篱子神识中,观想具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于是东篱子随师兄来到楚国后,便全力观想这篇三十六个字的天书,一直至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宋毋忌遗书中虽然没有涉及别的任何事情,但因为遗书是观想而来,其中留下了残迹,表明他的死亡与桑田无的说法对不上,提前了三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前辈怀疑贵师兄弑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从没这么说过,但其中必有蹊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贵师兄知道前辈得授天书文字,所以将前辈气海封住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致如此,你现在也知道这个秘密了,所以也别想着离开丹论宗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前辈想强留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用得着我强留你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去告密,丹论宗怎么会不让我离开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那位师兄的手段,等你想要离开丹论宗时就知道了,用得着老夫去告密?老夫当年逃离过多少回?有用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前辈不用吓唬我,晚辈非常擅长出逃,从未失过手,每逃必成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年轻人,自你入山之日,就出不去了,莫非还不自知?知道你之前那位侍丹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白辛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知道啊?他本名并非白辛,叫严峻,再之前还有个白辛,本名刘光,再往前的白辛应该有四年多了,那个白辛叫丁……丁什么来着,他侍丹时日太短,老夫想不起来了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是吓大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夫不管你是不是吓大的,总之你将来也会成为白辛……哎?好心提醒你一句,怎么还急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今晚给你煎药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了好了,老夫不说了,良药苦口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什么良药苦口的问题,我上次是不是为你下山买蜜了?我出不了山,怎么给你买到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算了,再说你个小王八蛋又该急眼了,能不能出山,到时自知!不信你可以试试,或许你迥异于常人,超越诸多白辛前辈也未可知,但你一旦真想逃走,肯定回不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吴升还真被老头说得心虚了起来,当晚返回前山,寻找黄莲:“帮我问问景师,我想下山休沐,告三日假。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黄莲问:“伍兄要去何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吴升道:“入山已历半年,只觉身心俱疲,听闻郢都南城有女闾十余处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黄莲笑了:“伍兄原来是这个意思啊……弟已明了,待弟禀明老师,与兄同往,哈哈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挨过天来,吴升又去寻黄莲,黄莲却没在房中,刚巧彭元寿回来,吴升问:“见着黄莲了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彭元寿当即便笑了:“伍兄可谓心急,放心,老师已经答允了,黄师弟一会儿就回来,到时我师兄弟陪伍兄同赴女闾,大战三天三夜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吴升无语,捂脸道:“黄莲跟你说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彭元寿笑道:“这有甚?伍兄怎的还不好意思?哈哈……别看郢都女闾十三,妓家上百,真要说好的,我以为还是三家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正说时,黄莲回来了,叫道:“伍兄,老师准假了,走,现在就去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师兄弟两人兴高采烈往山门走去,大声谈论着,唯恐他人不知,搞得吴升脸上一阵又一阵火辣辣的尴尬,放慢了脚步,和他们错开一段距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距离错开了,却没能逃过别人异样的目光,斜对面撞见三位,正是昭氏嫡女昭颂,以及跟在她身后的潘坚和岑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伍、昭两氏素有怨隙,一见吴升,这位昭氏女便冷哼一声,拐向另一个方向,她身后二人立刻接起了话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潘兄可知,这位侍丹要下山做甚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有何不知?无非去女闾而已,大张旗鼓,为此津津乐道,真不知羞耻二字何解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吴升笑了笑,主动迎上去:“哟,原来是昭道友,失敬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昭颂嫌恶着向旁一闪:“谁是你的道友?闪开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吴升笑了笑,冲她身后潘、岑二人打了个暗示,指了指山下:“那行……我先下去……呵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吴升加快脚步下山,身后已然吵成了一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黄莲和彭元寿的陪同下,吴升在郢都踏踏实实待了三天,其中还冷不丁出去闲逛了几次,黄莲和彭元寿也毫不知情,且毫不关心,自在欢娱,比吴升自己还要放得开、玩得嗨,吴升估摸着,自己如果真逃走了,这两位恐怕都顾不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回到丹论宗后山,吴升将情况告知东篱子,东篱子也有些诧异,但旋即道:“你能离开,是因为你并不想离开,所以你离开了。等你真想离开的时候,反而就离不开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吴升好一阵无语:“老前辈,别整这些虚的,太玄,听着意境深远,怎么说怎么有理,实则屁用没有,我们家乡管这种话叫鸡汤,喝得多了,反把自己灌晕了。反正有你在,现在就算赶我走,我也不会走的。眼看又耽搁了三天,咱们还是抓紧时间开始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东篱子问:“你想怎么开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吴升道:“您老和贵师兄之间的恩怨,先放在一边,咱就说说,既然三十六个天书文字传的是老前辈您,为何至今还在炼神境,贵师兄却已破境炼虚,成为名震天下的大丹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东篱子道:“我那师兄天分极高,入门又早,入虚有何难哉?至于老夫,冲击炼虚的确失败过一次,那是因老夫对三十六个天书文字所含之道领悟错了,因此推翻重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吴升怔了怔,对天地之道的领悟没有对错之分,只有悟与不悟、适合与不适合,东篱子的意思,其实是说他曾经领悟过一次天书文字,发现不适合自己,然后将其推翻重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推翻自己的认知世界,重新建立一个新的,简单一句话,包含着多少勇气,多少智慧,多少辛酸,多少磨难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现在呢?如何了?”吴升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前几日你拿出来的天书文字,是一个全新的文字,是第三十七个天书文字,我虽然尚不能领悟,但至少懂了一点,天书文字有六十个,不会再少,也不会再多,无论别人看到、写出来的文字是什么,于老夫而言,就是六十个!”东篱子微笑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就是说,老前辈还需二十三个天书文字才能顺利破境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错,所以老夫决定了,离开丹论宗,前往蛮荒,你跟老夫一起走,带老夫去那石崖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呃……前辈,其实不用着急,我告诉了您一个天书文字,您是不是得先还我一个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当然会还你一个,但一个于老夫而言远远不够,所以还是要去蛮荒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吴升劝道:“真不用着急,咱慢慢学不行吗?您不是说了么,擅自下山会出意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东篱子摇头:“只有一个天书文字,这哪里够学的?最迟半个月后,不是还得走?至于出意外,你这次下山不是就没出意外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吴升笑了:“我知道您老的意思,没到炼虚,您老肯定不敢下山,要下山您老早就下山了,何必对晚辈用此激将之法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东篱子叹道:“这次不同了,不下山成就不了炼虚,拼死也得下去啊,实属迫不得已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吴升撇了撇嘴道:“总之激将法没用,我打死也不告诉前辈,其实我那朋友看到的天书文字,还有另外一个。”